掠奪性強的「狼」, 與不斷吠叫,直到主人回應要求為止的「犬」 …

瀏覽:4,232 瀏覽
把這篇文章貼到Plurk噗浪

Posted on 十月 14, 2014 by 工作人

文|洛杉基
遠在2000年,筆者就曾在上海設立軟體公司,開發適合網路及移動設備使用的軟體。那時候的台灣,網路軟硬體技術都比大陸領先好幾年,多數資訊業者根本不把當時其貌不揚又不懂網路的馬雲當回事。

馬雲創業期間,沒有中共政府的關愛,也沒有銀行願意貸款給他。他靠著導遊工作貼補家用,趁機與外國遊客勤練英文。直到今天,他可以面對外國媒體侃侃而談,其英文的流利與正確程度,絕不輸給曾在美國待過10數年的留學生。在全球達康(dot com)業泡沫化後,馬雲不得不關掉了他首創的「中國黃頁」。他並未因此灰心喪志,繼續在浙江小公寓中與幾個年輕朋友成立了第一家網購公司「阿里巴巴」,與美國最大網購公司E-Bay直接對著幹,2014年「阿里巴巴」在紐約成功上市,年紀輕輕就成為中國第一富人。

除了馬雲,大陸許多90後年輕人,紛紛加入網路創業行列。譬如說,一個簡單的網路訂餐外送服務,可以讓一個大學畢業生很快地成就1個年營業額數億人民幣的網路公司。廣大的新興市場加上他們必須在十分競爭的環境中成長,因此培養出他們攻擊及掠奪性強的「狼性」,讓大陸年輕世代對他們的未來,充滿了無限憧憬與不斷奮鬥的熱情。

如果比較兩岸年輕世代的拚鬥精神,台灣創業者多數希望有個良好的工作環境、不錯的收入、最好能再享受到政府的低利貸款與優待。對岸的創業者只想擺脫政府管制、不理會什麼民主政治,只想自己趕緊出人頭地。他們經常是同住在一個簡陋的公寓中,白天是公司、晚上就變成臥室, 大夥吃喝拉撒睡都在同一個屋簷底下。沒有排場、沒有漂亮門面,他們就像狼群一樣,白天出外覓食,晚上群居一處,互相取暖。

太陽花學運之後,台灣的年輕世代逐漸顯露出他們獨特的政治觀與世界觀。他們追求更多的自由與自主,要求政府及學校減少對他們的種種約束;另一方面卻嫌薪資太低,需要政府對企業施加壓力;他們沒時間讀書,卻要求教授級的政府官員聽從他們的意見;他們要政黨離開媒體及校園,卻不斷將特定政黨活動及台獨主張帶入校園及媒體。

狼與狗的區別,在於狼群不喜歡被環境拘束,他們有什麼生理需求,就會自動去攻擊索取;狗則是習慣生活於被圈養的舒適環境中,口渴肚子餓或需要關心時,則不斷狂吠叫囂,直到主人答應要求為止。世界上沒有所謂的流浪狼,只有流浪狗;狼可以在惡劣環境中求生,狗一旦離開了被圈養的舒適環境,則失去自主能力、忘了教養、也顧不得起碼的尊嚴。

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大學生,對社會充滿了不滿、對政治人物充滿了怨懟、對貧富差距加大感到沮喪。他們認為只要總統下台、執政黨輪替、公民不服從,台灣便能完成民主改革;只要停止與中共交往、反對簽訂任何協議,所有的社會經濟問題便能迎刃而解;只要政府強迫企業不斷提高起薪、大學名額沒有限制、房價不斷下跌,年輕世代就會有美好的未來。

兩岸貿易停滯,阻止不了對岸的急速發展。台灣缺席的各種貿易協定,只會讓其他亞洲國家不斷超越台灣。未來我們會看到更多的大陸及亞洲公司到紐約、香港甚至台灣上市,年輕億萬富翁如雨後春筍。眼看著彼岸年輕創業成功者不斷增加、財富不斷累積、薪資不斷上漲,而此岸年輕創業者日益減少、財富不斷下降、薪資停滯不漲,咱們的年輕族群不會責怪自己,只會歸罪政府無能、老人不放手、社會不公。可悲的是,我們這些只會對著政府叫囂的年輕族群,依然自我感覺良好,以為靠著自由、民主、反中、鎖國,就能讓台灣有個獨立自主、富強康樂的未來。

除了抱怨、抗議、遊行、示威、丟鞋、丟書,我們的年輕族群沒有勇氣冒險創業,更恐懼與對岸年輕人直接競爭。狼與狗的競爭,本來就是不對等。咱們最善於抗爭的年輕叛逆族群,就像群狗吠火車,眼睜睜看著紅色子彈列車飛速前進,自己只會原地狂吠;叫累了依然是一群狗,永遠不會變成追逐列車、飛奔快跑的狼群。

(作者為科技業顧問、專欄作家|洛杉基)http://www.chinatimes.com/newspapers/20141013000713-260109


完整《揚子江的鱷魚》阿里巴巴紀錄片

ca


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